网站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2017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金诚集团实控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警方严控总部大楼

发布日期:2019-09-16 03:04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实锤!金诚集团实控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警方严控总部大楼(附现场图))

  杭州拱墅区登云路43号的金诚大厦,金诚集团的总部所在地。今天,这里的空气中渗透着紧张的气息。

  4月28日晚间,杭州公安局拱墅区分局发布通报:4月27日,根据浙江省证监局移送线索及群众报案,杭州公安局拱墅区分局依法立案侦查金诚财富集团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案。

  4月28日,杭州公安局拱墅区分局依法对金诚集团实际控制人韦某(男,38岁)及相关涉案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通报中的韦某,即韦杰,1981年出生,浙江东阳人,2008年创立金诚集团。

  2018年5月,证券时报·e公司曾独家报道金诚集团旗下5家私募机构存在不配合浙江证监局现场检查工作的情形,同时质疑金诚集团对外宣称的5700亿元规模的PPP订单的真实性。(详见【e公司调查】这家公司创始人是个80后,一个电话号称赚了百亿,曾拒绝接受证监局检查!)

  此后,e公司调查再度刊发了对金诚控股母公司金诚集团5700亿元PPP项目疑云的系列报道,引发广泛关注。(详见【e公司调查】金诚集团5700亿政府订单谜团追踪:项目自融自担 涉嫌违规违法)

  下午5时许,当e公司记者再次赶到金诚集团的总部所在地时,停在楼下的警车,使得空气中充满了紧张凝重。

  身着“拱墅警方”衣服的公安和大楼的安保人员,正在金诚集团总部大楼来回走动,每一位进出大楼的人,好像都被他们注视着。

  从大厦出来的金诚集团员工,一个个手里拎着大包小包,记者上前一打量,原来都是日常的办公用品。“本来今天不上班的,听说老板出事,就过来看看。现实情况大家也都看到了,所以,收拾一下个人物品。”金诚集团员工如是说。

  正当记者欲进入办公楼层时,被大楼执勤的公安人员叫住,并对记者称,“现在大楼已经是案发现场,没有得到允许不能进行采访。我们也不能给你说什么,详细情况,警方都会有通报。”

  在金诚大厦的大楼外,e公司记者还遇到了几位投资者。他们的投资金额,少则一百万,多的数百万。“今天中午,网上就传金诚集团的事情有进展了,所以过来看看。其实,很多投资者早就报案了,所以对金诚集团今天的结局,也早有预期。”

  金诚大厦是金诚集团的大本营,但该大厦只是金诚集团办公租用地,并非自有物业。金诚集团早先迁入锦昌大厦,2016年,该大厦更名为金诚大厦。不过,e公司今天在现场看到,大楼外侧的“金诚大厦”的LOGO,已经消失。不过,还能依稀还能看到留下的残印。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 金诚集团官网公布的400电话已经无法拨通,语音提示“无此业务号码”。

  4月23日,金诚集团曾发布《声明》,称正以防范金融风险和保障全体投资人权益为目标导向,全面接受政府有关部门的监督与指导,努力通过战略重组积极恢复流动性。

  近一年的时间,金诚集团旗下产品出现兑付危机,所参与的多个特色小镇项目出现停工的情况。金诚集团称,经第三方审计,截至2018年9月30日,公司总资产202亿元,总负债103亿元,净资产99亿元。

  在2018年5月17日,证券时报·e公司曾独家报道金诚集团旗下5家私募机构存在不配合浙江证监局现场检查工作的情形。

  当时,浙江证监局按照证监会的统一部署和安排,开展2018年私募基金专项检查工作。但是在检查过程中,浙江证监局发现5家公司存在不配合现场检查工作的情形,分别是杭州观复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杭州金仲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浙江金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杭州金转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从股权关系来看,上述5家公司大股东不尽一致,但是穿透核查之后,最终均归属于金诚集团。

  官网显示,成立于2008年的金诚集团,是一家综合性的现代城市发展集团。作为全球新型城镇化巨头,金诚集团以金诚特色小镇为核心产品,运用全球资源优势,打造融合“PPP+产业化+金融化”的小镇投资、建设、运营的全生命链小镇。

  金诚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是韦杰,80后。韦杰有着传奇的财富故事。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3月,某杂志专访韦杰时了解到,前几天,他召集同事开会布置年后工作,途中一个电话打进来,电话那头的证券公司说:韦总,你赚了很多钱,11位数。会议室里所有人都听到了,大家掰着指头数一下,百亿。“他们都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们。知道了?知道了!之后继续开会。”

  2018年5月,e公司调查再度刊发了对金诚控股母公司金诚集团5700亿元PPP项目疑云的系列报道,引发广泛关注。

  该报道的主要内容为,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金诚集团5700亿元订单无据可查,大多数PPP项目均停留在框架协议或口头约定层面,尚未正式立项,更未进入动工阶段。然而,正是凭借这些并不具备任何法律约束力的或有项目,金诚集团在各种渠道频繁渲染拿单能力,并以PPP项目名义发行基金。在采访中,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获悉,一些同行企业怕受拖累,对金诚集团离职员工拒而远之,直言该公司在运营PPP项目过程中,不少地方涉嫌违规违法。

  该报道刊发当日,金诚集团旗下港股平台金诚控股大跌16%。同样在当天,浙江证监局决定对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认购和申购业务6个月的监督管理措施。原因是,在日常监管中,浙江证监局发现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存在借用关联方经营场地销售私募基金产品、公开夸大宣传等情形,反映出公司内部控制存在重大问题,经营管理存在较大风险。

  被暂停办理基金销售认购和申购业务6个月后,金观诚财富并未能恢复这一业务资格。2018年11月23日,浙江证监局发布通知,决定暂不解除对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采取的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相关业务的监督管理措施。

  在证券时报·e公司第一篇报道之前,金诚控股的股价在3.5元/股左右。随着报道的深入及金诚集团自身情况的不断恶化,金诚控股一路大跌,今年4月9日的历史最低价仅为0.19元/股,区间最大跌幅高达95%。近期,金诚控股股价有所反弹,4月26日的收盘价0.47元/股,较报道前的跌幅仍有87%,总市值不足19亿港元。

  韦杰旗下还有两家新三板挂牌公司——太悦健康(832227)和丽晶光电(831777)。

  太悦健康原名付世光电,原有主营业务和丽晶光电相近,均为LED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韦杰入主这两家公司的模式也极为相似,均是通过旗下公司认购定向增发股份成为控股股东,再继续受让原实控人所持股份进一步巩固控股地位。

  因2018年底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太悦健康已经被实施风险警示,证券简称变更为ST太悦。数据显示,ST太悦营业收入已经连续三年大幅下滑,净利润连续三年为负。

  2018年度,ST太悦营收797万元,亏损1101万元。丽晶光电的情况亦不乐观,已经连续三年亏损,且2018年底的未分配利润累计金额919万元,未弥补亏损已超过公司股本总额的三分之一。

Power by DedeCms